分类 澳门百家乐平台 下的文章

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人民政府官方微博@赞皇发布 2月8日20时19分消息:

赞皇县关于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人员 反映情况的说明

2018年2月8日,赞皇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出现队员反映情况,现将情况说明如下:

2017年,赞皇县在原城管大队基础上,抽调建筑市场稽查办公室、城乡规划执法监察大队部分人员,组建成立“赞皇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由于机构整合调动,原单位按照规定,封存了人员档案。2017年12月,县编办正式下文,赞皇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属住建局下属股级单位。

赞皇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大队所有职工的工资关系,已经按照相关规定审核完毕,按照原工作安排,2月8日工资款拨付至县住建局,2月9日发放工资。由于信息沟通不畅,年关将至,造成少部分执法队员出现反映情况发生。目前,全体队员均在岗在位,工作开展正常。

赞皇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2018年2月8日

附:上游新闻客户端此前报道《河北赞皇城管执法人员集体讨薪 官方:正在调查》

2月8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上游新闻记者(全国爆料热线:M17702387875@163.com)证实,当地正在处理发生在当日上午县政府门口的城管拉横幅集体讨薪事件。

8日上午,一张赞皇县城管集体讨薪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照片显示,一辆执法车挂着横幅挡在县委县政府大门前,横幅上用大字标着“赞皇县综合执法局集体讨薪”的字样,多名身着执法服装的人员站在一旁。

参与讨薪的一名执法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之所以集体在政府门口讨薪,是因为综合执法局的职工被拖欠工资已长达10个月。

据该执法人员所述,这是他们第一次集体讨薪,该局的所有执法人员自2017年4月左右至今,均未拿到一分工资,也未给他们缴纳养老保险金。

对于欠薪原因,知情人士透露,可能是因为综合执法局成立时间不长,体制不健全,人员配置不全等综合原因所致。该局的执法人员以前归住建系统管,改归城建综合执法局管后成立了新部门,之后就再未给发工资。

上游新闻记者致电赞皇县综合执法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确有城管集体讨薪的事情,但此事与网上的传言并不相符。随后挂断了电话。

赞皇县委宣传部一名姓范的主任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目前官方正在展开调查,对于欠薪原因、人员的编制问题,在调查清楚后会在 “赞皇之窗”、“赞皇发布”的官方微博上发布。

来源:赞皇发布、上游新闻客户端

责任编辑:柳龙龙

短短时间内,视频点击量已接近两千万次,并登上微博热搜。

来看看这名7岁女童

发自灵魂的拷问——

“哼,你休息时间都不陪我,就工作,每天只晓得工作。”

“工作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工作才是你最重要的,你只晓得管工作。”

“你休息时间你都还要管工作,我跟你说话都不行。”

“烦死了,天天就晓得管工作,根本不陪我。”

“休息时间,出都出来了,还管工作,烦得很,我不想要你做爸爸。”

“你喜欢工作,工作才是你的亲身女儿。”

“以前我错怪妈妈了,以后妈妈打你,我就让她尽管打,把你打出血了,我也不管。”

“你根本就不爱我,以前我还以为你爱我得很。”

“原来你真的不爱我,你爱的是这工作。”

“你凭什么下班了,都还在那儿(单位)?”

“我肚子痛的时候,我生病的时候,我不舒服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管我。”

“上次我肚子痛的很,你说没事的没事的,喊我一人在旁边,你根本就没管我。”

“我发高烧的时候,你也不下来。”

“别人家宝宝生病的时候,你却忙得很(去帮忙)了。”

“你爱的都是别人家宝宝,爱工作。”

“你很忙,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嘛?”

“你不管我,我以后也不管你了。”

“小时候,你不带我不管我,长大我把你送去养老院。”

“我自己去工作,也不整啥给你,就让你住在养老院里面。”

“你自己错了都不晓得,还在这儿拍,拍个鬼,拍……”

为啥小女孩会发飙?

爸爸又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昨天,视频的拍摄者,女孩的父亲陈先生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事媒体行业的他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得不经常加班,致使平时陪伴女儿的时间很少。

视频拍摄的当天(2月1日),他带着放假的女儿在单位上班,女儿在做作业的时候遇到了问题,因为自己一直在忙,这个问题过了几个小时都没有帮女儿解答,这才有了女儿的哭诉。

北青报:当时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拍摄了这段视频?

陈先生:拍视频那天是2月1日,我带着女儿去上班,原本应该5点半下班,因为比较忙,就加班到了6点半左右我才回办公室,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女儿就跟我说她很饿,在带她去吃饭的路上,女儿就哭了,跟我抱怨。

我听着她抱怨其实心里也挺难受的,但又觉得挺有意思,就给拍了下来。本来没想放到网上,只想以后留给孩子看看,但后来在给同事看过视频后,他们都觉得应该放到网上去,这才在2号下午上传到了网上,没想到还上了热搜。

北青报:拍摄视频前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引发了女儿的哭诉?

陈先生:我是做记者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很忙,还会经常加班。平时我带女儿去上班的话,她都很乖,那天她也很乖,中午的时候,我在忙,女儿写作业的时候遇到了不会的问题想问我,但我根本没空给她解答,就让她等等,女儿就一直带着问题从中午等到了我下班也没得到答案,应该是因为这个事让她觉得很委屈,很不开心,所以,一下子就爆发了。

北青报:女儿和你哭诉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陈先生:觉得很内疚,挺难过的。我之前一直都觉得女儿很懂事,和她讲工作忙无法陪她她会理解,所以也不知道,其实她也有这么多小情绪,包括她控诉我在她生病的时候去看了另一个病危的小朋友不陪她的事,我完全没有想到当时跟她说不能回去陪她她会那么伤心。她跟我讲这个的时候,我心疼得快哭了。

北青报:这件事发生后对你有什么触动吗?

陈先生:我后来反思了一下,觉得以后真的应该尽可能的去多关注关注孩子。

北青报:女儿知道你把她哭诉你的视频发到了网上吗?

陈先生:知道的,还有些不高兴,问我为什么不经过她的允许就把拍她的视频发到网上。

北青报:发视频的时候有想过会上热搜吗?

陈先生:上热搜的事还是办公室的同事告诉我我才知道的,拍的时候和发的时候都没想到,应该是孩子的话戳中了很多人的痛点才会引起这么大关注。

看完这个视频后

不少网友都替这位爸爸捏把汗

并表示理解爸爸的无奈






小女孩委屈的哭诉让人看了心酸,

这让北青菌不禁想起,

另一位9岁小朋友,

给爸爸写的一封信:

“爸爸!过年了别人都往家里回,那您为什么要往外走啊?

“我今年 9 岁了,您没陪我过一个年,每年我们都得提前过年,提前吃年夜饭。您上班走后,家里就剩下我和妈妈孤零零的两个人。

“除夕晚上,我想下楼放烟花可妈妈不让,怕我害怕、怕有危险,我就只好趴在窗户上看别的小朋友在爸爸的陪伴下放烟花,我好羡慕他们。”

……

这是 9 岁的王艺儒写给爸爸的一封信。他的爸爸王磊是沈阳客运段客运八队沈阳北至成都 K388 次列车的列车长。小艺儒最大的愿望就是除夕晚上能和爸爸一起放烟花,可就是这个小小的愿望都没有实现过。由于工作原因,王磊已经连续 9 年没陪孩子在家过春节了。

2月2日,微博网友发的一张图片也让很多人觉得扎心,图片中,一个警察的儿子做数学填空题没有把父亲计算在内,理由是“爸爸不是天天都没在家的哇”。

跟妻子聊天时知道这件事,这位爸爸连声说,“虐心了”。

孩子的童年是短暂的

又正是依赖父母的时候

父母陪伴的缺失

也会对孩子的人生造成不好的影响

所以能多陪陪孩子

就多陪陪孩子吧

也要感谢各行各业的劳动者的默默付出

最后,祝所有人小年快乐!

来源:北青报  综合|辽沈晚报(ID:lswbwx)、南方都市报(ID:nddaily)

责任编辑:张岩

原标题:绿媒用嬉笑动画报道花莲地震 被批脑子有洞(视频)

花莲“云门翠堤”大楼倾斜30度,由4大钢架支撑。(图片来源:台媒)花莲“云门翠堤”大楼倾斜30度,由4大钢架支撑。(图片来源:台媒)

海外网2月7日电 6日深夜,台湾花莲突发6.5级地震,已导致7死254伤,目前仍有88人失联。在此次地震已经导致重大人员伤亡的情况下,有岛内绿媒竟用嬉笑动画的方式报道此次地震,对此,有网友留言痛批,“脑子有洞”。

据台湾亲绿媒体报道,在6日晚的6.5级地震之后,余震不断。台湾气象部门地震测报中心称,截止到7日12时,已经累计发生了140次余震,如果加上94次前震及1次主震,地震总数高达235次。即使如此,台湾气象部门仍指出,估计未来一个月仍有可能发生余震,请台湾民众注意。

6日晚的主震发生后,又发生了140次余震,这不禁让人唏嘘不已。然而,面对余震不断,有绿媒却很是“心大”,竟然用包含大猩猩、牛头人物形象等在内的嬉笑动画进行了报道。



对绿媒的此等行径,许多网友纷纷留言进行批评,“脑子有洞吗?有考虑过当事人的心情吗”、“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了”、“发生了天灾,竟放这种影片,太白目(白目意为‘搞不清楚状况’)”。

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有网友留言称,“在春节前发生了地震,导致家破人亡,这是很让人伤心的事情,竟还摆出嬉笑打闹的动画”。

也有网友质疑称,“用了地牛跳舞的动画,很怀疑制作这篇新闻的记者在用什么心情关注这次地震的灾情”。

花莲多处道路受损。(图片来源:台媒)花莲多处道路受损。(图片来源:台媒)

除了140次余震外,此次花莲地震还导致了4座建筑物倾塌等后果。据早前报道,地震发生后,“云门翠堤”大楼B1+12楼等四座楼倾塌;七星潭大桥等桥梁封闭;道路受损等共40处;有35100户停水、200户停电。而为了让当地民众抢救家园,花莲今天(7日)实施了停班停课的措施。

对于花莲地震,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表示,2月6日深夜,台湾花莲县发生强烈地震,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大陆有关方面高度关切。国台办、海协会紧急启动涉台突发事件应急机制,了解灾情和救灾情况。2月7日上午,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与花莲县长傅崐萁紧急通电话,海协会会长陈德铭致电花莲县有关方面,向在地震中遇难的台湾同胞表达沉痛哀悼,向受伤受灾的台湾同胞表示诚挚慰问,并表示愿意提供包括派遣救援队在内的救灾协助。

地震发生后,大陆有关方面通过各种渠道紧急了解大陆游客、在台就读大陆学生及在灾区生活的大陆配偶情况。据了解,除少数大陆游客受伤外,目前没有人员死亡的报告。

责任编辑:刘德宾 SN222

原标题:A站打破死亡循环三要素:会管理的领导、能赚钱的产品、不斗争的股东

DoNews互娱2月5日消息(记者 )

据Acfun员工透露,A站在2月3日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再次用资本续命。庆幸之余,“猴子们”还有种陷入轮回的慌张。

在过去的11年间,A站的员工们经历了太多遍亏损、停运、濒死、融资、换高管之后再亏损的剧情。

一些疲于“重蹈覆辙”的员工认为,想跳出轮回,真正地拥有未来,A站至少要做三件事:选会管理和赚钱的人当领导、通过游戏周边等下游产品让内容变现、优化股权结构,离资本斗争远点。

核心团队是基础:选会管理和赚钱的人做领导

“公司从没有拧成一股绳,没有确定目标,管理跟不上,执行力也不强。对企业和个人职业发展都无益。”

这是一位A站老员工的离职原因,相比业务、资本市场的斗争,公司管理层的问题更让他无助。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成立年至今,A站已经历了多次管理层动荡。

除去早期的陈少杰、杨鑫淼等人,从2015年至2016年8月,A站换了3个CEO。分别是孙旻、莫然、刘炎焱。

这3人在2016年1月组成了一个“看似最有希望的领导班子”,孙旻任总裁,负责商业化;莫然任CEO负责管理;刘炎焱任总编辑,负责网站内容运营。

 (现任CEO刘炎焱) (现任CEO刘炎焱)

据A站前员工形容,孙旻有商业化意愿,但执行力不足;莫然想管理团队,但管理能力不足;刘炎焱则像一个“艺术家”,做内容在行,但管理和赚钱的能力薄弱。

部分员工认为,二次元从业者本身并不容易管理,加上管理不当,导致公司员工执行力不足,业务难以推动,商业化自然遥遥无期。

除了了解二次元的“艺术家”刘炎焱之外,A站需要一个有互联网公司管理经验,会管理、会做内容变现的领导。核心团队的能力得到保障,公司执行力才有保障,才可以商业化,减轻对资本的依赖,追求更健康的股权结构。

盈利是跳出资本战场的前提:通过游戏周边等下游产品让内容变现

一名正在准备离职的员工表示,A站用户流失、变现困难等情况,主要原因是“再用二次元内容变现时候,始终放不下,也不知道怎么放下情怀包袱。相对而言,B站就更明白放下和转换。”

想要实现商业化,A站需要充分开发平台内容和影响力,在游戏、直播、影视等领域布局,推出能够盈利的产品。

A站和B站是国内二次元用户的两个主要聚集地,B站由A站初代UP主Bishi在2009年网站宕机期间建立,早期B站的受众群、主要内容和运营方式与A站相同。

2010年,A站创始人将网站卖给时任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陈少杰,因独立发展直播业务的关系,陈少杰将网站卖给杨鑫淼。

同年,频繁易主的A站因“社区骂战”“间歇性宕机”等问题,被更“和谐”、稳定的B站抢夺了大量会员和UP主。平台内容的制作者和消费者,开始向B站倾斜。

一名从A站离职的员工认为,事到如今,A站仍然保留着不少的核心UP主,但在用户、内容、收入的量级上已经有了不小的差距。截至2017年12月份,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约为170万,同期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约4769万,是A站的近29倍。

该员工称,从2014年开始,优酷土豆的起诉使公司高管被捕,团队面临重建,同事,网站的版权成本激增。在融资不顺,人事动荡的情况下,A站再次在版权购买、UP主培养等方面被B站落下。

此后的2年里,A站层在广告、付费会员、直播等变现方式间犹豫,但始终没能选择。据企业业绩报告显示,A站在2015年实现营收约363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71万元,净亏损1.46亿元。

B站却不同,虽然在2014年同样面对着高额版权成本和变现困难的难题,但很快做出了反应。

《Fate/Grand Order》《Fate/Grand Order》

在A站持续亏损,依靠优酷土豆5000万元投资续命的2015年,B站宣布代理二次元手游《Fate/Grand Order》,产品首月流水达8000万元,成为同期最吸金的手游产品之一。此后,B站尝试了收费会员制,并在内容运营之外,把业务分为游戏、影视、线下周边、直播、以及投资等多个部分。

 BLG战队 BLG战队

游戏方面,通过开辟游戏中心,为产品提供入口和内容服务;影视方面,和尚世影业联合成立哔哩哔哩影业,获取上游内容;直播方面,B站组建了自有的主播团队,并买入了LPL等3个电竞赛事的版权;投资方面,除了在文娱行业制作、发行类公司的投资,B站还在近两年先后投资了CBA上海队和LPL的BLG战队,在体育和电竞领域布局。

抱着相似的思路,A站在2017年初开始试水游戏,相继推出了《诺文尼亚》等十余款手游,收入未能达到预期。而除了游戏之外,A站在并未尝试其他的商业化方式。

和谐的股权关系可以反作用于商业化:优化股权结构,离资本斗争远一点

关于股权问题,一在职A站员工表示,股东内斗是A站管理层动荡频发的主要原因,“相比CEO和总裁,奥飞和才像是真领导”。想要获得未来,A站必须在尽快找到商业化途径的同时,通过业务合作等形式,优化股权关系,摆脱资本的完全掌控。

目前,A站的股东包括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中文在线、土豆文化等10家,其中蔡冬青持股54.77%,中文在线持股13.51%,土豆文化持股13.23%,软银四家机构合计持股12.98%,CEO刘炎焱持股1.47%。A站的业务和资金动向,要受到奥飞和阿里系的左右。

如何通过优化股权结构,减少股东之间的内斗,同时以自身盈利能力为基础,削弱资本的对公司的控制,将是A站在本次续命成功后必须面对的难题。(完)